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35章

第35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对于被各种大考小考无缝包围的高中生来说,但凡放下书本习题,都可以算作休息时间。


期末考又是把五门压在一天之内的死亡考法,隔天到校拿成绩单,紧接着就是散学典礼。台上校长慷慨激昂,台下学生精疲力竭,连平日里精神十足的班长戚乐都歪着脖子打起盹来。


迷糊间似乎听到几句与志愿报考有关的内容,唐柊被身旁的苏文韫喊醒:“欸,你打算报哪里的大学?”


“当然是本地的啊。”唐柊还困着,摇头晃脑地说,“奶奶需要我照顾,我不能走远。”


苏文韫点头:“也是……我们本地也有很多好大学,留在这里也不错。”


打了个大大的哈欠,唐柊的眼睛还是睁不开,回问道:“你呢,打算去哪里?”


“我啊,当然想去别的城市咯。”苏文韫道,“n城固然好,但是世界那么大,不趁年轻到处去看看太可惜了,我想去首都,看升旗,爬长城,吃好多好多糖葫芦。”


唐柊一个激灵,猛拍几下胸口:“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吃我的狗。”


“你还记得你有狗?明明满脑子都是你的尹哥哥。”苏文韫笑他,“还有不到一年时间,快加把劲把他留下来啊。”


唐柊自是想留,可他潜意识里总觉得尹谌会走,会回到首都去。


而且他有什么理由让尹谌留下呢?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我想你留下来”是个彻头彻尾自私利己的想法,根本称不上理由。


散会后各回各班打扫教室,考完试的气氛比先前要热闹许多,好几个隔壁班的同学来串门,多是女生来找尹谌的,三五成群把第四组后排围得水泄不通。


唐柊在教室外面擦窗户,透过玻璃密切关注着那边的动静。不过学校这种地方大家也不敢胡来,老师们还没下班,最多搭句话递个礼物。


尹谌平时就不爱搭理人,礼物也不会收的,不知他说了些什么,女孩们没待多久就你推我搡地散开了,跑去凑热闹的蔡晓晴也回来了,拿起抹布凶巴巴地摔在窗户上。


唐柊既好奇又有点怕,小心翼翼地问:“发生什么事啦?”


在擦另一块窗户的蔡晓晴鼻孔喷气:“我就知道肯定有小狐狸捷足先登了!”


小狐狸精唐柊受到惊吓:“啊?”


蔡晓晴直跺脚:“尹谌说他有对象了!”


对象唐柊本人:“……他自己说的?”


“亲口说的!”蔡晓晴清了清嗓子,学尹谌冷漠脸,“我有在交往的人,以后别来了。”


正在跟尹谌交往的唐柊努力稳住心态:“那也不一定是什么……狐狸精吧。”


蔡晓晴痛心疾首:“帅哥是大家的,谁把他占为己有谁就是狐狸精!”


“好吧……”唐柊生怕露马脚被围殴,转移话题道,“不气了不气了,来来来我们擦窗户,劳动使人快乐。”


蔡晓晴的脾气来去如风,擦了会儿窗户消了气。回头想想还是不爽:“尹哥哥还夸他漂亮呢。”


从未听过尹谌夸谁漂亮的唐柊又惊了:“什么?”


“有人问他对方是不是比咱们校花还漂亮……校花就四班那个班长,虽然我也没觉得她多漂亮。”蔡晓晴噘着嘴不满地哼哼,“尹哥哥居然点头了,这不就


是变相地夸他对象最漂亮吗?”


关于这件事的真实性,唐柊后来一直没找到时间跟尹谌确认。


首先是不好意思,总不能没头没脑地问人家“你是不是我觉得我超美”吧?


再者尹谌最近比较忙,为了备战9月的竞赛,老孙给他报了个辅导班,还给他安排了长达一个半月的暑期集训,现在别说海边之行,连喘口气的时间都难挤出来。


唐柊有点后悔让尹谌报什么竞赛了,送他去车站的路上垮着脸闷闷不乐,菜园小饼都嚼不香了。


集训地点在n城偏远城区的一所中学,地铁尚未通到那里,只能去指定车站搭乘大巴,由于途经跨江大桥,路况好的话都要近两个小时。


买了票,在候车处等车时,唐柊往尹谌包里塞了晕车贴、风油精、蚊香、咸鸭蛋、老干妈等物,交代他到那边每天提前半小时点蚊香,吃饭时间早点去食堂占位,还有晚上早点洗澡省得没热水。


尹谌一一应下,末了问:“要不你跟我一起去?”


唐柊还是没什么精神,哼唧道:“我以什么身份去,陪读吗?”


尹谌认真想了想,说:“家属。”


并没有得到权威机构盖章认可的假家属唐木冬还是把尹谌送上了车。


城际公交一般满人后才会发车,唐柊让尹谌留在车上占座位,自己站在车外迟迟不肯走。


尹谌推开车窗:“回去吧,到了给你电话。”


唐柊仰着脑袋摇头:“电话多贵啊,发条短信就好了。”


随着车子发动,两人之间终于迟钝地萌生出临别的不舍。


“你没什么要交代我的吗?”唐柊问。


尹谌习惯独来独往,这是第一次出行有人送,还送到了车上,一时想不到有什么需要交代的,思考了一会儿:“那盆葱,记得帮我浇水。”


等了半天听到这句,唐柊笑出声:“知道了,还有呢?”


尹谌难得犹豫:“帮我照顾好……糖葫芦。”


于是之后几天,唐柊都会在短信里汇报糖葫芦的情况。


糖葫芦会跳上桌了、糖葫芦偷吃了我放在桌上的菜园小饼、糖葫芦今天出门跟别的狗打架了……间或夹杂着葱的情况,比如“今天又长高一截马上就可以摘了吃了”。


尹谌不知道唐柊真不懂他的意思还是在装不懂,在某天唐柊又发来一大段关于糖葫芦睡觉打鼾的描述后,忍无可忍地回了两个字:你呢?


几十公里外的唐柊看到这条短信开心得在床上打滚,回复时又恢复端庄:我挺好的呀~


没有收获任何有用信息的尹谌:……


看着这六个黑点,唐柊几乎能想象出尹谌黑脸的样子。


他只是希望尹谌坦率一点,别总这么口是心非,并且也就趁人不在跟前斗胆这么一次,下午就开始乖乖自我汇报:晚上喝绿豆粥配咸鸭蛋,你呢~?


尹谌:米饭咸蛋。


一如既往的能简洁就简洁,却能看出心情好多了,至少没发省略号。


唐柊心疼话费,每条短信尽量塞满内容,其实最后一句才是重点:今天写完三张试卷,不知道正确率如何,等你回来给我标准答案~今晚天上的星星很美,你


看见了吗~?我这边一切都很好,就是有点想你了~


发出去又后悔,觉得自己太肉麻。尹谌不过离开一个星期,他就把想念挂在嘴边,剩下的一个月该怎么办?


唐柊以为这条尹谌不会回,毕竟他经常无视短信,在那边集训又很忙,睡觉时间都不够,哪会有空理他?


谁知没多久尹谌就回了,简短的三个字,却让唐柊盯着看了很久,每默念一遍,心就跳得更快一分。


尹谌说:我也是。


集体生活比尹谌想象中好一些,至少临行前唐柊猜测的吃不上饭、没热水之类的事都没有发生,只是宿舍是八人间,吵得慌。


参加集训的alpha学生居多,不过他们大多家庭富裕,都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上课时间才过来,剩下的beta学生们并一并,只占了学校两间男生宿舍。


尹谌并不是其中唯一一个来自十五中的,第一天进到教室,就看见班长戚乐向他挥手,坐下聊了两句,原来他就住在隔壁宿舍。


“能在这里碰到同学真是太好了。”戚乐环顾四周,压低声音道,“这里几乎都是alpha,气氛实在有点恐怖。”


尹谌笑了笑,没说话。


戚乐是个热心肠,下课后经常叫上尹谌一起去吃饭,自己要买生活用品还提前问尹谌需不需要,说可以顺便给他捎回来。


“不用。”尹谌道,“什么都有。”


这天去隔壁宿舍串门,戚乐才明白尹谌口中的“什么都有”是什么概念,他居然连碗筷勺子都带了。


戚乐咋舌:“尹同学怎么看都不像这么细心的人啊。”


同宿舍的男生替尹谌回答:“嗐,这不明显人对象给收拾的么。”


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关于尹谌在谈恋爱的事戚乐也有所耳闻。


不知是不是因为有先入为主的印象,后来几天戚乐越看尹谌越觉得像个恋爱中的普通男生。


尤其是发短信的时候,一手转笔一手在桌子下面打字,褪去冷冽的眉眼变得柔和,任谁看了都要好奇对面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他露出这样的神情。


这个问题在集训第二周得到了解答。


尹谌上课爱打瞌睡,放在桌上的手机毫无预兆地振动,戚乐一眼瞥过去,刚好扫到“糖盅”两个字。


他把这个奇怪的名字在口中念了几次,糖盅……唐柊……不就是木冬冬吗!?


尹谌也没有掩盖的打算,回完短信就把手机放回去,在戚乐惊疑的眼神中说:“是他。”


戚乐主动表示会保守秘密:“我一定不告诉老孙!”


尹谌似乎料到他会这么说,扯了下嘴角:“谢谢班长。”


作为一个习惯为班上的孩子们操心的优秀班长,戚乐也尝试关心他们的感情问题。


比方说尹谌下午收到新短信后脸色就不太对,翻过日历后眉头皱得更深,课间戚乐问:“木冬冬那边怎么了吗?”


尹谌胡乱按了几下手机,说:“他生病了。”


“他在家里吗?吃药了吗?”


尹谌“嗯”了一声,按灭手机,偏过脸往窗外看。


戚乐猜到他想回去,劝道:“吃了药就行


,下面还有两堂课呢,上完再去吧,外面天气也不太好。”


尹谌仰头看天,大团的乌云正从四面八方汇集过来,几声闷雷响在云层里,似乎下一秒就会迎来一场暴雨。


此刻的唐柊状况并不乐观。


时隔四个月,他的发情期如约而至。放假在家本该做足准备,奈何他那个惯会撒泼耍闹的继母刚来过,这次摔烂了家里的缝纫机,用剪刀搅碎了奶奶刚做出来的两件旗袍,拉扯中唐柊也受了轻伤。


好不容易平息事端把人弄走,回到房间打上抑制剂已经晚了,那女人恣意挥发的信息素以及身上沾染的各种alpha的味道狠狠冲撞了唐柊在发情期内本就脆弱的防守机制。


炎热的夏天,唐柊裹在被子里的身体不住地发抖,冷汗一茬一茬往外冒,奶奶给他喂热水、用毛巾热敷,折腾半天才稍有缓和。


给尹谌的信息就是在这段时间发的。


人在最无助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最令他有安全感的人。


唐柊闭上眼睛想尹谌,睁开眼睛还是想尹谌,想他温暖干燥的手,想他低声抚慰的话语。抖抖索索地摸到手机,咬着唇按了删、删了再按,最后只留下四个字:我想你了~


发出去之后还确认了一遍,唐柊认为这条短信的语气与平时无异,定不会让尹谌起疑。果然等了许久他都没有回复,应该还在上课。


放下手机,唐柊做了几次深呼吸,又把身体往里蜷了蜷,告诉自己再忍一忍,过一会儿就好了。


半梦半醒地睡了一觉,恢复意识时先听见雨打窗棂的沙沙声,等察觉到手机在响,已经是铃声响起的第三遍。


唐柊迷迷糊糊地按下接通,雨声突然变得响亮,仿佛没了遮挡,通通落在耳边。


对面先开口:“好点了吗?”


听到尹谌的声音,唐柊莫名地松了一口气:“好多了。”他忘了自己没说生病的事,以为那边刚下课,“你们那里也下雨吗?这里的雨好大啊。”


“嗯。”尹谌说,“下了。”


唐柊觉得尹谌可能真的有当医生的潜力,因为自己一听到他的声音,仿佛吞下一剂良药,身体立刻没那么难受了。


“能不能先别挂?”唐柊翻了个身仰面躺在床上,不知为何突然想笑,“算起来这是你第二次给我打电话,你是不是一点都不想我?”


上次也是在他的发情期。


电话那头沉默半晌,说:“不是。”


“你好笨啊,什么都要我说,让你亲我才亲我,我说想你你才说你也是,当着面什么都不敢讲,大笨蛋。”


唐柊的嗓音柔软,尾音拉得很长,所以抱怨的话听起来毫无责怪的意思,只有撒娇和一点点难以察觉的委屈。


但是尹谌察觉到了。


所以他没有反驳唐柊的话,只说:“嗯,我笨。”


唐柊没想到他会承认,羞赧地舔了下嘴唇:“你今天怎么回事啊?”


“想你。”尹谌说。


突如其来的直白让唐柊脸红心跳,藏在被子下面的手揪住衣角:“我也……想你。”


耳边低沉的声音裹在嘈杂的雨里,尹谌问:“那可以给笨蛋开个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