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28章

第28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第28章


回程的大巴车上,唐柊和尹谌坐一起。


昨夜的雪下了一小会儿就停了,本就没堆积起来,今天太阳出来直接化得干干净净。


早上唐柊醒来就跑出去把背阴的犄角旮旯翻了个遍,勉强找到一点点积雪捏了个巴掌大的雪人,现下坐在车上往窗外看,晴空万里阳光和煦,哪里像昨夜下过雪的样子?


想到下了车就要各回各家,唐柊更蔫了,觉得自己浪费了宝贵的两个夜晚,问身边的尹谌:“你过年要回首都吗?”


“回吧。”尹谌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答,“也许。”


穿了一天终于被发现了,唐柊来了精神,忙坐直身体:“对,怎么样,好看吗?”


尹谌上下扫了一眼:“还行。”


唐柊不知道他们家的复杂情况,只当他首都有亲戚,八成是要回去的,闻言叹了口气:“那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尹谌被他心事重重的模样逗得想笑,见他这回没有双手互插而是插在口袋里,问:“新衣服?”


“黑色耐脏啊,破了也好修补。”唐柊答完才明白过来尹谌觉得不太行的原因在于颜色,忍不住问,“那你觉得,我适合穿什么颜色?”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眼前不期然浮现一张白嫩精致的脸,尹谌说:“鲜艳一点的。”


唐柊又瘫回去:“多了个‘还’,那就是不太行。”


尹谌再看了看:“怎么又是黑色?”


“粉色会把人衬得更黑。”唐柊摸自己的脸,“大红围巾已经是灾难了,身上穿的还是低调点好。”


说完猛一个激灵,意识到自己前天已经在尹谌面前掉皮了,唐柊心虚地把手放下,在腿上搓了搓。


唐柊掏出随身携带的手套:“这样的?”


“嗯。”


唐柊其实很放心,他知道尹谌不会把这事告诉别人,特地强调出于他的私心。


只有你知道,只让你看到——这才是他想告诉尹谌的事。


想想又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小声对身边的人道:“这事千万不要说出去哈,这么做是为了避免麻烦,让别人知道了就……”


“嗯。”尹谌道,“不会说的。”


他有预感这条消息尹谌一定会回,果然不一会儿手机就响了:【新年快乐,吃饺子】


唐柊舀了两颗元宵放嘴里,烫得直抽抽,打字的手还是飞快:【什么馅的~里面会放铜板吗~?】


N城天气于正月初开始回暖,N城人民过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春节。


年初一大早,唐柊挖了一大勺奶奶新做的酒糟,煮了锅酒酿小元宵,做完端上桌,开吃前给尹谌发了条短信:【新年快乐~!今天吃什么~?】


吃过午饭,唐柊才发现手机上有来自尹谌的未读短信:【芹菜肉,没有铜板】


唐柊喜出望外,又气自己干吗这么晚才想起看手机,斟酌再三后回复:【没有铜板塞硬币也行啊~奶奶说吃到钱是好兆头~~下午我去庙里烧香,你有什么要求菩萨保佑的吗?】


这条没什么营养,唐柊猜他不会回,吃过饭放下手机就去厨房忙活了。


食材都是年前准备好的,洗洗摘摘把素什锦炒上,年三十为了好兆头煮的鱼没动,热一下就能上桌了。饭煮的差不多了跑到门口喊一声,糖葫芦跟着摇头摆尾汪汪叫,去邻居家拜年的奶奶就朗声应道:“来了来了。”


上香的时候,他先求菩萨保佑奶奶身体健康,然后思念了在天上的妈妈和爷爷,再求自己事事顺遂,最后还是悄咪咪要了个——祝尹谌新年发大财。


唐柊想得简单,有钱就能住大房子,就能继续弹钢琴了,他希望尹谌能过得开心,不要总是沉着脸闷闷不乐。


去寺庙的路上,唐柊每隔两分钟就看一下手机,生怕错过短信。在第一百零不知道几次看手机的时候,尹谌如他所愿回复了:【没有,你求自己的】


虽然被拒绝,唐柊还是很开心。


唐柊:“……”


到底谁是神仙?


回去的路上没忍住,又给尹谌发了条消息:【猜猜我给你求了什么~?】


尹谌:【发财】


“该做的礼数我们一样都不少,到头来怎么算都是他们亏欠你。”来之前林玉姝交代道,“以后有的是他们愧疚后悔的时候。”


对此尹谌不置可否。虽然他和母亲的目的不尽相同,但是隐瞒确是他自己做出的选择。


收到发来的短信时,尹谌正坐在富丽堂皇的尹家大宅里,看与他毫无关联的家庭温暖,赏不知有几分真情的父慈子孝。


林玉姝带他回首都主要是为了拜访林家亲戚,尹家只是顺便走一趟。


“不了,明天我就回去。”尹谌拒绝道。


尹谦不知真傻还是装傻:“回哪儿去?”


尹正则拉着一个半大的少年介绍:“这是你弟弟,尹谦。”


相比尹谌只点了下头当做示意的冷漠,没比他小多少的尹谦显得自来熟多了。穿着一身新衣的男孩围着他不停喊“哥哥”,问他上次电话里怎么不吱声,请他到楼上自己的房间里坐坐,还问他明天有没有空,约他明天一起去打球。


尹谌没回答,礼貌地道别离开。


出了雕花铁门,走在巍峨宅邸前宽阔的道路上,两边的银杏树掉得光秃秃,让尹谌想起深秋时N城,踩在梧桐叶上发出的清脆声响。


尹谌神情淡然:“N城,我的家。”


临走的时候,爷爷尹正则送他到门口:“回去劝劝你妈别怄气了,你也看到了,家里只多了一个人,不是两个,等你们回来,你妈还是女主人,你也还是尹家的长孙。”


想象着唐柊捧着那小小的直板手机挨个按符号的样子,屏幕的光照亮尹谌的脸,他在首都冬夜的寒风中轻轻勾了下嘴角。


短暂的寒假悄然过去,开学第一天,唐柊就给这个学期安排了满当当的任务。


相比之下,这条路太漫长,也太安静了。


尹谌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半小时前唐柊发来的短信。这条很短,只有一个尴尬滴汗的颜文字,还有末尾熟悉的波浪号。


本来就不怕蟑螂的尹谌其实没兴趣,在唐柊的再三邀请下才同意走一趟。结果到日子没去成,下午下课唐柊就被英语老师揪到办公室读课文去了,晚自习都没能逃掉。


下个月英语口语考试,虽说在高考中分值占比不高,学校仍然很重视,开学后的语文早读都统一改成英语了。


首先就是正月十六带尹谌去爬城头。


“踏太平,走百病,这是老习俗了。”唐柊一本正经道,“说不定能把你家的蟑螂一起踏掉。”


先前尹谌已经给他在录音笔里录了一遍,唐柊说要听现场版,他就边走边念,到比较绕口的地方就停下让唐柊跟着读。


或许因为将要面临正式考试,唐柊手心直冒冷汗,昨晚上还挺顺的几句这会儿一直打结,没改透彻的坏习惯故态复萌,几个n开头的单词都念成了l。


唐柊英语成绩并不差,不过口语因为听得少读得少有点拖后腿。戴老师很负责,一有时间就来班上把他抓走练口语,不仅城头没爬成,连出摊挣钱的机会都被彻底剥夺。


好容易熬到口试当天,尹谌下楼就看到戴红围巾粉手套的唐柊站在路边,手捧打印出来的资料在读,听见脚步声抬起头,看到尹谌忙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快,念一遍帮我找找感觉。”


“不是挺好的吗?”尹谌把资料递过去还给他。


唐柊就学着他的方法,一路嘴都没闲着,什么“你能不能喝牛奶”“你能不能别闹”……念着念着,真没那么紧张了。


尹谌见他紧张得脸色发白,收起手上的资料:“你能不能吃辣?”


“啊?”唐柊一愣,“我、我能吃一点辣。”


唐柊立马捂嘴:“没什么没什么!”


或许是尹谌的独门放松法起效的原因,唐柊这次口语考试过得很顺利。


到学校门口,人渐渐多了起来,唐柊突发奇想念了一句:“你能不能做我男朋友?”


在前面两米开外走得好好的尹谌突然转头:“什么?”


苏文韫、戚乐是必须请的,尹谌那边更是早早通知到了,贺嘉勋那个跟屁虫说不定也会来。


唐柊提前一天把家里打扫干净,晚上接到戚乐的电话说临时有事来不了还觉得奇怪,第二天早上又接到苏文韫的电话说他和贺嘉勋都不来了,更是满脑袋问号。


考完刚好迎来一季度一次的发情期,唐柊上了四天学,请了一天假窝在家里没出门,熬过去后浑身舒畅,围巾也用不着戴了,终于过得像个身处春天的人。


他的生日就在春天,柳枝抽芽,百花争妍的好日子。怎么说也是18岁成年礼,唐柊准备大方一回,请几个同学到家里吃饭。


唐柊惊:“上次温泉也是你?”


“对啊,姓贺的看着傻,其实可不好对付,我说想跟他当面表白,他才同意换舍友。”


他在电话里问:“一个个都不来,你们是说好的吗?”


苏文韫也懒得再遮掩:“那可不,多好的日子你叫我们这些电灯泡去干吗?正好班长家里有事,我给你把姓贺的拖住,你们俩就能二人世界啦。”


说完就挂了。


唐柊无语,放下手机咬着手指在家里转了几圈,听到敲门的那一刻焦虑值直蹿顶峰。


唐柊再惊:“那你们现在……”


“放心吧没事。”苏文韫道,“兄弟只能帮你到这儿了,剩下的看你发挥,等你的好消息哈!”


对于说好的五人聚餐变成两人,尹谌并未表现出任何不适。唐柊招呼他多吃他就点头应下,席间还指一盘菜问唐柊:“这是什么?”


“桂花糯米藕。”唐柊答,“你没吃过?”


把拎着蛋糕的尹谌请进屋,唐柊明明想去拿杯子,拿了个碗出来,倒上水才觉出不对,尴尬解释:“我喜欢用碗喝水,你等等我去给你拿个杯子。”


奶奶为了不影响他们小朋友一起玩,上午帮着准备好食材就出去找她的老朋友了。眼下铺开一桌子菜,两人面对面坐,再点个蜡烛简直就是一顿旖旎的烛光午餐。


尹谌咬了一口:“还不错。”


唐柊立刻说:“那我以后经常给你做。”


尹谌夹了一块:“听过,没吃过。”


唐柊催促:“快尝尝”


唐柊家大部分面积都被隔作外面的成衣店,作为住宅的面积很小,客厅更是只有一张桌子,电视沙发一概没有。


吃过饭,唐柊尹谌请到自己的房间,让他随便坐:“家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床头有几本书你随便翻翻,不然就玩糖葫芦吧,它可喜欢你了。”


言罢觉得这话太过亲密,人家还不见得愿意跟他有什么“以后”呢。


好在尹谌依旧没什么反应,唐柊放心之余又有点失落,咬着筷子不吭声了。


糖葫芦仿佛听见他的吐槽,在他腿上挪转了两圈,又抬起前腿攀住书桌边缘,蹬起后腿往桌上爬。


还真让它爬上去了。


尹谌本想跟唐柊一起收拾打扫,唐柊非说没有让客人帮忙的道理。这会儿一家之主把人送进房间就扭头钻进厨房,临走前说了好几遍“我马上过来”,生怕尹谌待不住想走。


尹谌便在书桌边的椅子上坐下,翻开那本进度终于往后挪了一点的《基督山伯爵》看了几分钟。糖葫芦在他脚边蹭来蹭去呜呜叫,尹谌没办法,把它抱起来放在腿上,心道这狗怎么胖了这么多。


洗完最后一只碗,唐柊随便抹了一把厨房的料理台,擦干净手就急忙往自己房间去。


推开房门,撞上正要出去的尹谌。


糖葫芦得意洋洋地站在书桌上摇尾巴,尹谌失笑着摸了摸它的头,刚要把它弄下来,它哧溜一下灵活地从尹谌手中钻了出去,扭着屁股走到桌角,张嘴叼住放在那里做装饰的布偶。


尹谌阻止了它,把布偶从糖葫芦嘴里艰难地拽出来,打算放回原位时,看见靠墙位置有个纸盒子倒在桌上,里面的东西从没封口的那一面滑落出来。


“哦,哦。”唐柊扭头找杯子,“你的杯子在……”


“我知道在哪儿。”


唐柊的心一提:“你、你要走啦?”


尹谌说:“我去倒杯水。”


他走上前,拿起桌上用来装巧克力棒的纸盒,缓慢而艰难地掏出装在里面的东西——


一支坏掉的录音笔、一张包过糖葫芦的纸、一叠有两个不同书写字迹的小纸条,还有一张拍摄于运动会的照片。


尹谌说完就侧身出去了。


唐柊觉得哪里不对劲,进到房间里,目光触及放在桌子上的东西,耳朵里登时一阵嗡响,眼前的画面也跟着模糊。


如今这个秘密在最不该知道的人面前曝光了,而那个人显然受了惊吓,并且无法接受,所以才选择即刻离开。


唐柊低下脑袋,抬手捂住脸,脑中一片空白,唯有急促断续的喘息声响在耳畔。


这些都是他精心收藏的,关于尹谌的一切。


是他藏在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不敢坦言的一个小秘密。


他看着尹谌走进来,把手中的杯子放下,转身面向自己,启唇似要说什么。


“我先说,你先听我说!”唐柊不敢听,只好抢在前面。


冷不丁的,夹杂进一个门被推开的“嘎吱”声。


偏过头去,从指缝里与站在门口的尹谌对望,唐柊慢慢睁大的眼睛里写满不可思议。


一如唐柊拼命掩藏,却仍暴露得干净彻底的心。


他再次垂低头颅,像个还没出征就觉得这场仗一定会输的士兵,一边恨自己懦弱无能,一边用刀指着自己的脖子,逼自己向前走:“我知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你可以就当做没看见吗?以后我们还是朋友,我保证不会再、不会再……”


他放下手,狠狠咬了一下嘴唇,企图让痛感麻痹神经:“这些,这些是我收集的,是我刻意留下没舍得扔的。我知道你会觉得奇怪,会不理解,但我想告诉你,这不是什么不良癖好,因为跟你有关,我才愿意收集,因为是你给我的,我才舍不得丢掉。”


巧克力棒盒子反射着窗外阳光,散在周围的小物件也明晃晃地落在太阳底下。


唐柊胸口猛地一缩,心脏仿佛都停跳了。


直到看见尹谌抬起胳膊,修长的手指碰了下杯壁,把桌上的杯子往前推了推:“我去倒水,没有走。”


唐柊说不下去了,他不知道该保证些什么,保证不会再喜欢他吗?做不到事,怎么说得出口?


就在这时,尹谌发话了:“不能。”


但他没有移开视线,而是与唐柊的目光迎面对视。


“你怎么知道……”尹谌清了下嗓子,纠正了可能造成误会的语气,重复一遍,“你怎么知道我不喜欢你?”


唐柊这才注意到被他忽略多时的杯子,是他常用的杯子,里面的水接近杯口,还在冒热气。


迟钝地抬起头,唐柊看向尹谌的眼睛里疑问和迷茫并存,令不习惯被人注视的尹谌有点不自在。


尾调上扬,并非冷硬扁平的陈述,而是加强语气的反问。


唐柊断线许久的大脑重新开始运转,磕磕绊绊地翻出久远的语文知识确认——反问是借助疑问句来传递确定信息,以此加强语气的一种修辞方式。换句话说,就是用疑问句的形式来表达确定的含义。


换句话说,就是“我喜欢你”。


尹谌说,我也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