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25章

第25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第25章


次日,唐柊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摸手机查看。


没有新短信,兴许信号不好,拿到窗口对着天空晃了几下,还是没有。


上学路上唐柊一直在琢磨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短信是到家后半个小时左右发的,为了不那么像没话找话,特地把陈述句改成了疑问句,问尹谌有没有回家,有没有看到路上的彩灯。


为什么不回复呢?难道一到家就睡下了,所以没看到?


早读课上唐柊往左后方扭头看了几次,尹谌都在打瞌睡,完全不像昨天睡得很早的样子。


果然在早读课还没过半的时候就被戴老师拎出去罚站了,一起出去的还有躲在书后面偷抹指甲油的蔡晓晴,以及她心不在焉一直扭头的同桌唐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尹谌调转视线看向别处:“Beta也有的天生体热。”


好不容易逗得尹谌说出五个字以上的话,蔡晓晴笑得更欢:“哈哈哈我知道,你个子高也是天生的嘛。”


蔡晓晴第一次跟尹谌一起罚站,兴奋之情溢于言表,举着英语书让他示范几个新学的单词,尹谌挨个读了,蔡晓晴又问他穿这么少冷不冷,尹谌的回答仍是淡淡的:“不冷。”


“你怎么跟个Alpha似的。”蔡晓晴笑道,“生理书上说Alpha普遍体热,冬天都不需要穿很多衣服,所以一中的校服都没有冬季款。”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唐柊心里一突突,偷瞄尹谌。只见他后背抵墙双手插兜,不接话也没表情,视线涣散不知在看哪里。


第六感再次告诉唐柊,尹谌心里又有事。


站在蔡晓晴右手边的唐柊听他们聊得热火朝天,也想参与:“书上还说Omega普遍体虚呢,我一个Beta也虚得不得了,不穿个十件八件都没法过冬。”


蔡晓晴“啧”了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发情期呢。”


唐柊最不愿深想第三种情况,第一二种又没什么根据,如果是第四种的话……他有什么秘密不能让我知道?


不知是不是平时话少的原因,尹谌似乎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比唐柊和他之间共同的小秘密要多得多。


下课去四组后排找他玩,他的状态看似与之前并无不同,却在唐柊不小心碰到他的手的时候迅速抽了回去,仿佛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


虽说只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细节,还是惹得唐柊浮想联翩——他心情不好?他嫌我手凉?他讨厌我?还是他又藏了什么小秘密?


留给他准备的时间不多了,唐柊冒着严寒出了几天摊,气温降到零度左右的时候实在顶不住,回到龙藏河附近的餐厅里找了份临时工,虽然刷盘子碰凉水也冷,但至少在室内,总好过在外面吹风。


周末唐柊抽空带着奶奶一起去街上买过年的新衣,原本预算每人五百,到商场里才知道现在的衣服有多贵,随便一件羊毛衫都要上千。好不容易找了家打折甩货的,唐柊给自己和奶奶各买了一件羽绒服,并费尽口舌央着店家送了两条棉裤。


唐柊又开始不是滋味,这回仍然觉得自己不讲道理,因为他也有不少小秘密瞒着尹谌。


之前他只知道尹谌的生日在一月份,具体日期不明。某天他趁帮班长往办公室送作业本,翻了下老孙办公桌上的学生资料,尹谌学号57,唐柊直接翻到最后一页,把“1月15日”念了好几遍,直到牢记在心。


唐柊摇头:“钱不够了。”


“你饭店那边不是刚结工资吗?”苏文韫奇怪道,“这么快就花完了?”


就这样还是超预算了。唐柊心里血流如注,回家把新衣服又穿上身试了试,觉得应该属于尹谌说的“能穿好几年”的范畴,想拍张照片发给他看的时候想起自己用的还是老式直板手机,叹着气打消了这个念头。


苏文韫也看不下去他这用了八百年的破手机:“现在智能手机也不贵,网上淘个二手的也好啊,每次看你用这个破手机玩贪吃蛇,都感觉看见了我爹。”


他想给尹谌准备一份生日礼物。


这份礼物首先不能太寒碜。尹谌随手给的一副手套都是三位数的,糖葫芦也收了他的“见面礼”,唐柊再抠门也懂得礼尚往来,接受了别人的付出,他必定只多不少地还回去。


“年底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总得留点未雨绸缪。”


这是句谎话。唐柊本来也打算在年前买个二手智能机用,目前手头的钱也够,然而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这笔钱现在有更重要的用处。


至于送什么,唐柊很快有了好想法。尹谌说不要生日礼物是不希望他破费,那他就准备那种看起来不值钱的,比如做个蛋糕、缝个零钱包什么的。


后者算是唐柊的擅长,他提前两个星期托奶奶进货时帮他捎一块适合做钱包的硬牛仔布,要深色的看起来很酷的,奶奶就给他弄来一叠水洗蓝牛仔布,还有带丝质暗纹的黑色内衬布,唐柊当天晚上就开始做了。


再者,这份礼物还要能表达心意。


想到这里唐柊不禁脸热,不停地拿“朋友一场”劝自己这是正常的,绝对不会有人多想。他跟苏文韫还经常互送零食呢,给尹谌准备生日礼物有什么不可以?


熬了整整七天夜,做好的那天晚上唐柊手疼脖子也酸,累得倒头就睡。第二天早上醒来摸到床头的新钱包,举起放在阳光下看,唐柊又笑弯了眼睛,连日的疲惫顿时一扫而空。


蛋糕安排在尹谌生日当天做。


怕尹谌嫌弃老土,做之前唐柊还花了两块钱上网吧蹲了一小时,查最近流行的钱包款式,当场用纸画下来,回家再量大小、画图样。


他没用缝纫机,一针一线都是自己亲手缝制,为了针脚细密整齐废了好几块布料,还扎了几次手指。


唐柊一边开着录音笔听尹谌念英语,一边在厨房快乐地忙活,打蛋、过筛、搅拌、上模具。


兑奶油的时候,糖葫芦大约是闻到了香味,从温暖的窝里爬出来在唐柊的脚边转来转去,用前爪挠他裤腿,被唐柊叉腰凶狠警告:“这是给你哥的生日蛋糕,你别想了!”


1月15号正好是个周末,唐柊起了个大早去市场买食材,回到家的时候天刚蒙蒙亮,抬头看尹谌家住的老楼,他的房间灯没亮,估计还在睡觉。


做蛋糕的器具是跟邻居借的,唐柊送去一篮鸡蛋,提前跟人家打了招呼说下午要借他们家烤箱用。


狂甩脑袋斥退这个可怕的念头,唐柊红着脸继续做蛋糕。


许是做得太投入,直到听见糖葫芦的不同寻常的粗声吠叫,唐柊才觉出不对劲。


回头拿着裱花袋往蛋糕上挤花边,耳边回响着尹谌低沉悦耳的声音,唐柊忍不住又念了一遍:“哥……”


尹谌比他大一岁多,叫哥妥妥的。然而不知为什么,唐柊觉得这称呼从自己嘴里念出来谜之羞耻,像在……撒娇。


唐柊不得不面对她,道:“这个月的钱已经打给你了。”


“我知道啊。”女人踹掉高跟鞋,摇晃着走进来,在缝纫机旁的椅子上坐下,“我就是想你了呗……还有你爸爸。”


奶奶一早就去公园锻炼身体了,外面的铁门像平时一样敞开着,唐柊摘下耳机出去,看见扶着门框跌跌撞撞走进来的女人时,第一反应便是冲上去关门。


可惜晚了一步。满身酒气的女人抬脚用高跟鞋一脚踹开铁门,“哐”的一声巨响后,唐柊猝不及防地被撞得后退几步,门应声而开,女人两只脚都跨了进来,倚着门边的柜子尖声笑:“干吗呀我的宝贝儿子,怎么不让妈妈进门呢?”


女人脸上的笑容凝固,表情逐渐哀伤:“是啊,他死了,他早就死了……”自言自语般地念了几句,陡然抬头看向唐柊,眼神变得犀利,“是你害死的,他是被你害死的!你这个小畜生,害得我成了丧偶Omega,他死了,留在我身上的标记却洗不掉,你知道、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吗?那么多个发情期,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


唐柊平静地与她对视,垂在身侧的手却慢慢攥紧。


明知不该跟喝多了的人计较,唐柊听到“爸爸”这个词还是浑身一凛。


“我爸已经死了。”他说。


“该给的赡养费我都给你了。”唐柊手心冒汗,用冷漠伪装事不关己,“你可以拿着去住最好的疗养院。”


此刻的女人蓬头垢面,全然没了平日里的光鲜亮丽。她又干笑几声:“赡养费?那是你应该给我的。疗养院我是不会去的,我凭什么去那种地方?”


丧偶的Omega会怎么样他当然知道,生理书上说那是一种从身到心的双重折磨,会让被标记的Omega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强效抑制剂也无法缓解一分半毫的痛苦。每当路过Omega疗养院的时候,这个女人跑来家里发疯的时候,唐柊都能更清晰地认识到这一点。


被彻底标记的后果,他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同类的味道,却是纯净的、未被污染的,与自己身上肮脏杂乱的味道截然不同。


唐柊自是感知到来自同类的攻击与压迫,他怕把这女人逼急了又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只防御不抵抗,盼着她发完脾气快点离开。


女人撑着椅背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唐柊走去,糖葫芦自她进门起就狂叫不止,像是发觉来者不善,边角边跳阻挠女人靠近唐柊,被她一脚踢到门边。


唐柊忙要过去抱狗,神志不清的女人步步紧逼,挡住他的去路,把他推到墙角,凑近深嗅一口他身上的味道。


听到狗叫声,尹谌的第一反应就是走到窗前往楼下看。


成衣店的门开着,门口没人,狗也不叫了。他看了一会儿便放下窗帘退回屋里,拿起手机点开短信,一排生日祝福里没有唐柊的。


女人看似迷糊失智,实际仍保留着一线清醒。


“那时候我不该插手的。”她看着唐柊在刻意掩藏下依稀可辨的精致面容,妮妮喃喃似在梦呓,眼神却凶恶非常,恨不能把眼前的人生吞活剥,“那时候……就该让他把你这个小骚货标记了,让你也尝尝丧偶的滋味!”


尹谌“嗯”了一声。


“他让你回去?”


再点开通讯录,看见通话记录里最近的两个来自首都的号码,尹谌面色沉下来,暗灭屏幕,把手机放回桌上。


中午吃饭的时候,林玉姝问:“上午你爷爷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尹谌想起电话里来自一个少年声音,还有那声热情的“哥哥生日快乐”,自然能猜到是什么闲话。


“那……你爸呢?”林玉姝又问。


尹谌:“我没答应。”


林玉姝点头:“没答应就好,他叫你回去只是为了维护面子,怕旁人知道了说闲话。”


对此尹谌没有发表意见,因为他不仅不知道母亲想听什么,也不知道她这句话有没有把自己一块儿骂进去。


就跟上次骂Alpha都不是好东西一样。


经过上次的事,林玉姝近来收敛了很多,至少没在尹谌面前再歇斯底里。尹谌知道她心里还是在乎,只说:“他给我打了钱,让我想要什么就去买。”


林玉姝听完冷笑:“有其父必有其子,亏欠了别人只会用钱补偿。”


尹谌没忘了自己现在是“不会打篮球”人设,在离家最近的篮球场边上坐了会儿,帮几个把球打到场边的初中生抛了几回球。太阳落山的时候,他双手插兜一个人往回走。


路过成衣店,他又不由自主地往里面看,门开着,没有人进出,唐柊可能不在家。


吃过饭在房间里看了一下午书,尹谌打算出去走走。


以前在首都的时候,假期没事做他就出去打球,碰到熟人就一起打,碰不到就自己玩,光投篮他就能一个人玩好几个小时。


走到楼下天已经半黑,橙黄的灯光投射在冰冷的地面,尹谌一脚刚踏进楼道,被从拐角黑暗处蹿出来的人影吓了一跳。


“生日快乐。”来人比他矮大半个头,声音带着浓重鼻音,“我来晚了……对不起。”


只看了一眼就收回目光,尹谌不否认自己最近在躲着唐柊,阻止自己接他的话,克制着不让视线总往他身上移。


因为尹谌不知道这种下意识的行为是信息素的潜在吸引,还是出自本心的渴望。


沉默在漆黑狭窄的空间里蔓延,安静得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好像过了很久,又好像只等了须臾一瞬,尹谌伸手把钱包接了过去。


尹谌往后退了一步,看见黑暗中倏然变得黯淡的眼神,脚尖动了动,不知该不该再上前一步。


唐柊垂低脑袋,细碎的额发遮住神情。他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递过来:“生日礼物,自己做的,没花钱……希望你喜欢。”


他不该来的,更不该指望从别人身上获得哪怕零星一点的安慰。没有人有这个义务,他一个人难过就够了,不该把这几近崩溃的情绪带给别人。


他以为自己在笑,直到看到尹谌错愕的表情,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难看。


之后又是一段难熬的寂静。


唐柊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一切都被他搞砸了。


唐柊始终没抬起头来,慌不择路地要走,还没走到那一簇昏黄的灯光下,左手腕被拉住了。


“别走。”尹谌说。


就在几个小时之前,他差点变成跟那个女人一样的疯子。


“那我……我先走了。”


被扯着手腕拉回原地,唐柊强迫自己抬起头,突然发现,尹谌和他面对面时永远都是俯视的姿态。


尹谌像天上的星,眨眨眼就能看透站在地上的他刻意隐藏的一切,包括那些用来伪装坚强的外壳。


唐柊先是一愣,随后便停下脚步。


他的要求唐柊从来没办法拒绝。


尹谌叹了口气,不知是无可奈何还是妥协认命:“我还没说谢谢。”


“那你现在说了。”唐柊眼眶热得厉害,嘴还是硬着,“我走了,你、你早点睡,明天早读别再打瞌睡了,累计罚站五次要扫操场的。”


只要他愿意眨眨眼。


“干、干什么?”唐柊仗着黑灯瞎火谁也看不见谁,硬着头皮装傻。


其实唐柊藏得很好,离得这么近,也只能闻到一点似有若无的青草香,根本不足以扰乱他的神智,左右他的判断力。


尹谌的第二性征分化在去年夏天,一个下着暴雨的午夜。


说完转身,又被一把扯了回来。


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动了动,尹谌短暂地犹豫了一下,想确定现在的冲动是出于所谓的本能欲望,还是别的什么。


自那日起,他就被拉进了一个名为理智与本能互相拉锯的漩涡中,无人指引方向,前路蜿蜒崎岖,无数个被体内肆意流窜的Alpha信息素扰得无法入眠的夜晚,他甚至对自己存在的意义产生了怀疑。


在今天的电话里,母亲口中和他很像的父亲也告诉他“年轻的时候最容易冲动脑热做傻事”,而现在的他正年轻,或许已经做了很多父亲口中的“傻事”。


可这一刻,他无比清醒地确信这股冲动是出于本心,是他自己在制造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撑着他靠近。


尹谌抬起手,指腹轻轻抹去唐柊即将溢出眼角的泪,生怕说错什么让他更难过,只看着他,低声道:“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