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23章

第23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亲身实践之后,唐柊发现年级主任说得没错,扫操场在驱寒保暖方面确有奇效。


一扫就扫到了12月,陪唐柊一起的同学换了好几波,这天连贺嘉勋都来了。虽然他没干什么活,装模作样扫了两片叶子,就跑到场边吊双杠玩去了。


尹谌差不多一天隔一天来,唐柊也弄不清他究竟是特地来陪自己的,还是只是起太早顺便过来转转。这会儿他正站在跑道边上,被蔡晓晴拉着请教英语题,唐柊拿着簸箕一面把落叶往里面扫,一面见缝插针地向他们俩那边瞄。


蔡晓晴一米六五,在女beta当中算高挑的,挨在尹谌身边仰起脖子稍稍踮脚,尹谌低头看题,侧脸被蔡晓晴挡住。这个角度看两人从身高到体型都很搭,唐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又觉得自己不是滋味得很不讲道理,干脆背过去专心打扫,假装后面没有人。


器械区那边贺嘉勋正在抽烟,苏文韫指手画脚地跟他说着什么,显然又在斗嘴。惊觉自己是唯一落单的人,通过运动刚积攒的热量瞬间消失,唐柊孤单寂寞冷,心想戚乐怎么还不来。


班长没等来,尹谌先过来了。


他跟往常一样沉默是金,把刚才辅导习题都没从裤袋里伸出来的手伸出来一只,捡起躺在橡胶跑道上的另一把扫帚,帮着扫了起来。


唐柊心里高兴,面上却端着没敢流露太多,视线垂低盯地面:“你不去教室晨读吗?”


“不去。”尹谌说,“吵得慌。”


唐柊只顾着美滋滋,全然没留意此刻的操场分明比教室里还要吵,扫着扫着不动声色地往尹谌那边靠近,在他把手中的扫帚换到另一只手时,眼尖地看到他手心里的伤口。


“这伤怎么还没好?”唐柊扔下扫帚,急急去扯他手腕,另一只手掰他手指,见那疤非但没掉,伤口还变得更长了,倒吸一口气,“都过去这么久了,怎么回事啊……那帮人私底下找你麻烦了?” 首发网址m.97xiaoshuo。net


唐柊的手很凉,尹谌本打算抽回手,一时僵住了:“没事,没人找麻烦。”


忽而想起什么,唐柊抬头观察他的脸:“脸上的伤都好了,说明你愈合能力没问题啊。”


被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看了半晌,尹谌有些不自在地别开视线:“嗯,没问题,可能是睡觉的时候不小心挠破的。”


“结疤的过程是有点痒。”唐柊低头再看那狰狞的伤疤,眉头都皱起来了,“你睡觉怎么这么不老实啊,又是踹被子又是挠疤的。”


尹谌正在脑中搜寻合适的回答,操场东头突然传来一个清朗的女声:“不去上早读课,都在这儿干吗呢?”


是教英语的戴老师抱着一摞试卷路过。


贺嘉勋忙背过去掐烟头,苏文韫手忙脚乱帮他挡,蔡晓晴是在场所有人当中最镇定的,扬声道:“扫操场呢老师。”


“扫操场用得着这么多人?”戴老师双手叉腰,“唐木冬你连着几天不上早读课,是打算操着你那口方言英语过口语考试吗?”


唐柊原想躲到尹谌身后,结果没藏住,苦着脸探出脑袋回老师的话:“这是最后一天了,我扫完就回去读!”


火力集中到一个人身上,看样子戴老师人也没打算过来,周围几人都松了口气。


孰料戴老师换了个目标接着吼:“还有你尹谌,上次月考作文写两行半的事还没找你算账,这次月考再敢耍花样,你们几个,以后英语课都给我站着上!”


回教室的路上,贺嘉勋还是想不明白:“尹哥作文写两行半,为什么我们要跟着罚站?”


苏文韫翻白眼:“你刚才还抽烟呢,要是给老师看到了,我们几个都没好果子吃,这就是传说中的


连坐制度。”


上午第一节课,唐柊思来想去觉得这个“连坐”还得怪自己,如果尹谌好端端在教室里坐着,戴老师未必会发飙,这下可好,尹谌下次月考没法再故意空题了。


觉得很对不住人家的唐柊写了张字条:这次月考你出线吧,我不会笑你是狗的。


“狗”的部分没写汉字,而是画了个吐舌头的大耳狗代替。


尹谌回复:没事我可以空数学题。


唐柊:“……”


好吧白担心了。


他想了想,把在操场上没来得及问的用纸条一并问了:手疼不疼?


尹谌图省事没写字,只用笔在“不疼”两个字下面画了条横线。


唐柊回复:那就好。


无论发短信还是传纸条,唐柊都习惯做话题终结者。按说到这里应该画上句号了,没想到过了五分钟,纸条又被传了回来,尹谌在最下面写了两个字:你呢?


意外的回问让唐柊欣喜之余又觉得奇怪——我有说过哪里疼吗?


他很快给自己找到理由——也许是上次“发烧”的事,毕竟之后几天他的状态都不怎么好,在旁人眼里大概就像生了一场大病。


得到来自尹谌的关心,唐柊心里美得冒泡,斟酌再三,一笔一划认真写道:没事啦,我那根本不算什么病,现在的我能一口气跑八个三千米!


话是这么说,除了运动会被拉去凑数,真正有发挥的机会,根本轮不到唐柊这个细胳膊细腿的小矮个。


第三次月考后,十五中和附近的六中联合组织了一场友谊篮球赛,按年级组分别进行比赛。除了坚持说不会打篮球的尹谌,二(3)班所有一米八左右的男生都被挑走了。


贺嘉勋以一厘米之差没能入选,整队的时候开玩笑让苏文韫分给他两厘米,抬手比划一下,说反正你也用不着。


苏文韫一米七出头,勉强达到beta平均身高,比唐柊还要矮一点。唐柊护友心切,帮着他怼贺嘉勋:“苏苏比我小两个月,跟我一样还在长个子呢。”


这场比赛关系到学校荣誉,不参加比赛的学生全部被安排到场边观战。


唐柊趁乱挤到尹谌旁边坐,边看边给他做解说。尹谌不说话默默听着,唐柊当他真的不懂,热心地把篮球规则也给他细讲了一遍。


可能是坐着太无聊,尹谌抬起手互相掰,发出咔咔咔的关节摩擦声。


唐柊觉得很酷,也跟着试了一下,然而掰了半天听不到一丁点动静。


“为什么呀?”唐柊不死心地又掰了几次,骨头都压疼了,“都是beta,为什么你响我不响?”


不知哪句戳到尹谌笑点,他勾起嘴角笑了一声:“因为你还在长个子。”


一场决赛打了很久,比分数度陷入胶着,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得知尹谌比他大一岁还多,唐柊的重点却跑偏了:“你一月的生日?”


尹谌:“嗯。”


唐柊大惊:“不就下个月了吗?我还什么都没准备呢!”


“又不请吃饭,”尹谌知道他要说什么,提前打预防针,“礼物就免了。”


唐柊试探着问:“你在家跟你妈妈一起过?”


尹谌不知该怎么回答自己不过生日这件事,怕唐柊听了追问为什么,便“嗯”了一声。


“这样啊……”唐柊很是遗憾。


&


n??这遗憾一直持续到下午比赛结束,十五中高二年级组以微弱优势胜出,同学们的喝彩声差点把操场震翻,唐柊混在里面兴致缺缺地边鼓掌边叹气。


不过生活还是要继续,毕竟有钱一切都好办。


前阵子因为发情期身体不适已经耽误了好几天的生意,今天没有晚自习,放学也比平时早,唐柊打算趁天还没黑去天桥摆会儿摊。


下课铃一打,他就背起收拾好的书包风一样地冲出教室。


与他的心急火燎截然相反,尹谌习惯下课后再收拾书包,享受最后一个出教室的清静。在楼道里碰到一脸惊惶折返回来的唐柊时,还以为他落东西了。


尹谌叫住他:“教室门锁了。”


唐柊还是一个劲往回跑,被尹谌抓了一把书包带子拎回来:“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站定脚步,唐柊还是惊魂未定,看清眼前的人,才松掉提在嗓子眼的一口气:“我、我在操场上,看到那几个人了。”


尹谌没问就知道是哪几个人。


到楼下一看,几个穿着一中校服的alpha男生在场上打篮球,八成是比赛完之后混进来借场地的。上次那三个人当中为首的那个不在,另外两个小喽啰在队伍中打得正嗨,好像完全没注意到这边。


教学楼两边分别有一个出口,但都要经过操场。尹谌特地选了离篮球场远一点的出口,路过高一年级教学楼,面前再没有遮挡物的时候,扭头一看,跟在后面的唐柊步子越迈越小,贴着墙磨磨蹭蹭地不敢出来。


唐柊是真的慌,上次那人能在晚上光线不充足的情况下把他认出来,那两个跟班说不定也能。


他甚至开始打退堂鼓,想去厕所照镜子看看脸上覆着的颜料够不够厚,头发够不够乱,或者干脆在里面躲到那些人走了为止。


心里七上八下地想着,唐柊冷不丁被扔过来的一件宽大校服盖住脑袋。


“穿我的校服,他们认不出你。”尹谌丢下衣服,转身继续前行,“走了。”


等到走出学校,唐柊小心地探出半个脑袋,见那帮人确实没追过来,狠拍几下胸口:“吓死我了。”


尹谌见他满头冷汗,害怕的样子不似作伪,问:“他们以前怎么欺负你了?”


唐柊一愣,旋即又挤出笑容,轻松道:“没怎么啊,就小矛盾,他们几个小气巴拉的,一点破事记这么久。”


原想编个跨校园霸凌的故事以显示真实性,可尹谌那么聪明,唐柊生怕露破绽,索性少说少错,一句话带过去算了。也不是没想过如实相告,可“说实话”这个可能性一早就被唐柊排除了。


因为这个故事听上去太灰暗,也太假了。思绪被短暂地拉到一年前的那个北风呼啸的夜晚,轻佻的言语逗弄,不怀好意的笑声,还有往他身上伸的手,以及浇在身上冰冷刺骨的水,唐柊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只觉毛骨悚然。


尹谌没再追问,像是信了:“以后出门别穿这个,他们应该是通过衣服认出的你。”


今天的唐柊依旧是校服外面套冲锋衣的打扮,低头看自己穿了两三年的旧衣服还有脖子上从初中戴到现在的大红围巾,顿时了悟:“原来是这样。”


掐指一算快过年了,今年唐柊打算给自己和奶奶各买一身新衣服。他平时很少买衣服,都是缝缝补补穿到不能再穿了才会考虑再买。


想到马上有新衣服穿,唐柊心情又好了起来,向尹谌讨教经验:“你说我是买棉袄还是羽绒服呢?棉袄穿两年就不暖和了,羽绒服的话又太贵……欸你上次聚餐穿的那件牛仔外套在哪里买的,多少钱?”


衣服是


从首都带来的,具体价格尹谌记不清了。不过这不是重点,他说:“那衣服不保暖。”


“我知道啊,就是怪好看的。”


你穿更好看——这句唐柊没好意思说。


“买羽绒服吧。”思忖片刻,尹谌道,“买件好点的,能穿好几年。”


唐柊笑起来:“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是这么想的。”


说着打了个大喷嚏,打完才意识到尹谌的校服还披在他身上,忙脱下来要还回去:“快穿上,小心着凉。”


尹谌没接,偏头看了一眼他伸在外面冻得通红的手:“口袋。”


“哦对,有口袋。”唐柊忙把手塞进自己的冲锋衣口袋里。


尹谌沉默片刻,说:“我的口袋。”


唐柊还没听懂:“干吗?难道你的口袋比我的暖和?怪不得你手伸进去都舍不得拿出来。”


尹谌无语,接过自己的衣服,从口袋里摸出一副手套,塞到唐柊怀里:“我用不着这个,你拿去戴吧。”


第二天晨读课,唐柊把英语书竖在桌上,躲在书后面欣赏他的新手套。


毛茸茸的五指手套,可爱的淡粉色,大小刚好够他的手指长度,手伸进去严丝合缝地贴着皮肤,暖和极了。可惜上课不准戴手套,不然他肯定二十四小时戴着。


同桌蔡晓晴也在走神,看见唐木冬对着一副手套痴汉脸,胳膊肘碰了他一下:“木冬冬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唐柊立马坐直了:“谈什么?没有的事。”


蔡晓晴拿了一只手套过来看:“那这是谁送的?”


“自己买的。”唐柊扯谎。


蔡晓晴嗤笑一声,满脸写着“老娘不信”。她拿出手机,上网翻出一个页面给唐柊看:“喏,就这个牌子的经典款,你瞅瞅这价格。”


唐柊眼睛瞪得溜圆,先是被标红加粗的三位数吓一跳,然后又被边上的介绍惊到了——连续三年夺得‘最受omega欢迎冬季保暖好物’第一名。


“o……omega用的?”


蔡晓晴把手机收回去:“所以问你是谁送的嘛,这么会选。”


唐柊说话都磕巴了:“他、他说是家里随便翻的。”


“那就厉害了。”蔡晓晴分析道,“说不定是买来打算送给哪个omega,结果没送出去。”


唐柊想起昨天问这手套哪来的,尹谌的回答确实是“家里翻到的”。


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最受omega欢迎还这么贵……买来打算送给哪个omega……然后没送出去……所以就便宜了我?


唐柊一下子泄了气,心想难怪尹谌对谁都冷冰冰的,他喜欢的原来是omega啊。


用英语书盖住脑袋,唐柊没骨头似的趴在桌上,脸颊贴着软软的手套,躲在没人知道的地方咽下喉中泛滥的酸涩,偷偷地想——能让尹谌看上,该是个多漂亮的omega啊……


而四组最后一排的单独座位,尹谌的心思也没在学习上,一手捧着英语书,一手托着手机漫无目的地乱划。


正值年底购物季,网上到处都是广告。瞥见网页顶部的一双粉色手套,一行醒目的广告语映入眼帘——今年冬天,给你的omega最温暖的呵护。


想起早上唐柊进教室时带着粉嫩的手套挥手跟他打招呼的样子,尹谌暗灭屏幕,把手机倒扣在桌面,撑着下巴状若无事地看向窗外,将细微的表情变化与无人得见的思绪一并藏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