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7章

第7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第7章


晚自习下,涉事诸人约在学校后门碰头。


唐柊带了苏文韫,尹谌屁股后面跟着贺嘉勋,四个人围成一圈站,莫名有种正经谈判的架势。


尹谌不喜和人挤作一堆,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两步:“这镜子多少钱,我赔你。”


“怎么赔?”苏文韫替唐柊出头,“这可是木冬冬的奶奶给他做的,你能赔个一模一样的吗?”


尹谌瞟了一眼被唐柊宝贝似的捏在手心里的东西,借着路灯光隐约能看见镜子背面手工缝制的花样。


贺嘉勋认为他们不讲道理:“你们这什么态度?尹哥也是不小心。再说了你自己没拿稳掉在地上滚到我们尹哥脚边,说不定掉下来的时候已经摔坏了呢。”


“你放屁,我站在真理这一边!”


“真理就是他踩坏了木冬冬的镜子!”


“不就是个破镜子嘛,再买一个就是了。”


“不可能。”唐柊发话了,“这镜子我带在身边好多年,从来没摔坏过,只被他踩了一脚就……”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贺嘉勋道:“你什么意思啊?打定主意赖上我尹哥了呗?”


苏文韫哼了一声:“你个墙头草,一口一个‘哥’,他是不是给了你什么好处,你才这么帮着他?”


唐柊说完那句话后就垂低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尹谌始终冷着脸,双手插兜站着,视线落在唐柊手里四分五裂的镜子上。


“这样吧。”终是尹谌打断了吵嚷,“镜子给我,我找地方帮你修。背面没破损,换个镜面应该可行。”


唐柊抬起头,暗淡眼中有了点神采,随后想到什么,又缩回手:“不行……我还是自己去修。”


“那是他奶奶给他做的,不是一般的镜子!”


……


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当事人却出奇镇定。


一旁的贺嘉勋跳起来:“嘿你这小气鬼,我尹哥还能赖账不成?”


尹谌把口袋里唯一一张百元纸钞掏出来,递给唐柊:“够吗?”


唐柊看到钱就两眼放光,方才的失落颓丧一扫而空,迅速抽走那张钱,小鸡啄米点头:“够了够了。”


这是不放心把镜子交给别人。


尹谌正好懒得跑这趟:“那你修完告诉我多少钱。”


唐柊有些纠结,打量尹谌的眼神充满了怀疑:“你先、先垫点儿,到时候多退少补。”


虽然高二是复读的,可经过这一周的适应调整,尹谌明显感觉到两地学习进度和难度的不同。他平生第一次有了吃力的感觉,甚至想把这边高一的课本借来啃一遍,最好能带上当时的笔记还有随堂练习。


贺嘉勋的就算了,他的笔记几乎没有参考价值,班长戚乐说高一的课本笔记都借给一个家有初三生的亲戚了,一时半会儿要不回来……那还能问谁借呢?尹谌陷入两难。


坦白说难倒也没有很难,无非是拉不下脸去拜托别人。


回去的路上,贺嘉勋又是好一顿唠叨,什么“他那种小气鬼只进不出”“钱给了他等于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信不信他修了十块钱也说成一百”……总结就是不该给这么多,应该两个硬币把他打发走。


尹谌一句都没搭理。他脑袋里已经把这事儿略过去了,正在思考明天的安排。


今天听班长戚乐说,N城教育局有下发规定,所有高中都不敢在周六周日安排学生补课。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十五中不少任课老师在自己家里开设了补习班,班上一半以上的同学都报了两到三名主科老师的课。


“就龙藏河呀,我们N城的必去景点,我妈一早就叫我带你去转转呢,附近正好是孔庙,吃喝玩乐什么都有。”


“我就不去了。”


“为嘛呀?”


以前在首都的学校,尹谌哪怕算不上呼风唤雨,至少从未在这种事情上操过心,想要什么就会有人送上门来,是以低头请教什么的完全不符合他的习惯。


“想什么呢尹哥?”贺嘉勋大着嗓门打断他的思绪,“明天,龙藏河,去不去?”


尹谌回过神:“哪儿?”


“是不是怕家长不放人?明天我先去你家跟你妈妈讲,保准她同意。”贺嘉勋一拍手,“就这么说定了,来N城不逛逛名胜古迹怎么行,明天就让东道主我带你好好逛上一逛。”


尹谌:“……”


算了,说不过他。


尹谌扯谎:“明天要帮我妈打扫卫生。”


贺嘉勋:“那好办,我们就去下午半天。”


“我真不……”


雨断断续续下了一周,周六早上放晴时,每家每户都把被子拿出来晒,楼下不大的空地上扯起一根长长的晾衣绳,连周遭的灌木丛上都摆了几个枕头吸收阳光,放眼望去姹紫嫣红好不热闹。


穿过小巷前往地铁站的路上,尹谌看到那家成衣店也在门外空地上撑起衣架,一排唐装、一排旗袍迎风飘荡,贺嘉勋顺着他的目光看去,道:“那就是木冬冬家的店,里头那个是他奶奶。”


柜台里面的老人正在慢吞吞地穿针,举着针对着光看了好半天才找准针孔。


其实如果真不愿意去,尹谌有的是借口推脱。


既然默认同意了,就代表一来懒得推脱,二来还是有这么点想去的。


他不想把对N城的印象停留在眼前这狭窄的方寸间。如若以后回想,除了人头攒动的陌生车站、阴冷潮湿的老房子,挤满学生的Beta学校,尹谌希望也能有几个天朗气清的片段。


龙藏河是N城古时候的护城河,而孔庙便是从东水头到西水关的一片规模宏大的古建筑群。


但凡对外开放的景点,都避免不了商业化的侵蚀,此处尤为严重。穿过棂星门走进内街,到处都是商铺摊点,零星的几个收费小景点夹杂其中,幸而景区内青瓦白墙,绿水环绕,走走逛逛也不觉得无聊。


倒是贺嘉勋,说好的做向导,到了里头比谁都兴奋,尤其是买门票进了古时候作为科举考场的贡院,见张桌子都要上去摆个造型让尹谌帮忙拍照,说要为高考攒欧气。


“别看他小气吧啦的,他奶奶人很好,之前校服定大了想裁个裤脚,我们送到店里,她一晚上就弄完了,还没收我们钱。”贺嘉勋说,“尹哥你校服也拿到手了吧?有需要裁剪的可以送过去给唐奶奶弄。”


“没有,挺合身的。”尹谌收回视线,“我们走吧。”


景区紧邻城区,地铁两站下来再走大约一公里就到了。


话是这么说,贺嘉勋兴致依旧高昂,见到杂耍玩具就上前试一试,瞧见哪家有试吃必挤上去尝一口。尹谌不喜欢凑热闹,就在照壁前的甲板上找了个地方坐下,看河面的粼粼波光。


坐了不到五分钟,有个服务生模样的人过来,说这里的位置必须点单才能继续坐,尹谌便点了两杯果汁,继续在这儿等贺嘉勋。


许是节假日的关系,此处点单占座的人很多,等了许久两杯果汁才上来。


在龙藏河南岸的龙腾照壁前再次摆拍N连,摄影师尹谌忍不住问:“不是说你们N城人都把这儿当自己家后花园吗?”


“是啊,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贺嘉勋道,“不过本地人很少来这里啦,这些什么特色特产都是骗外地人钱的。”


尹谌:“……”


本就没站稳的服务员身体猛地向前扑倒,餐盘上的一瓶果汁被尹谌接住,另一瓶没来得及接的翻倒砸在地上,噼里啪啦摔得粉碎。


把洒了一半的果汁瓶稳稳放在桌上,尹谌抬眼,正对上与昨晚如出一辙的眼神。


穿着围裙戴着服务生帽子的唐柊瞠目看他,好像在说——怎么又是你!?


远远看着有些眼熟的服务生端着餐盘挤进人堆里时,尹谌就预感到不妙,再看那人步伐歪扭身形不稳,快到跟前时,尹谌下意识起身去接应。


然而还是晚了。


旁边有一桌人吃完准备走,一个中年男人边跟同行者说话边往走道退,转身时撞了下正在送餐的服务员。


尹谌回过头,用毫无波澜的眼神无声询问:“还有什么事?”


唐柊咬牙,狠瞪面前这个事不关己的人。


他知道这事不该怪到尹谌头上,可昨天刚被这人搞碎了传家宝镜,今天又因为这人点的果汁白忙活两个小时,无处发泄的火气只能暂时转移到这人身上。


事情处理得很快,尹谌谢绝了老板再送两杯果汁的赔偿,这个意外以扣唐柊两个小时的时薪宣告终结。


为了少扣点钱,唐柊摆招财猫笑脸对老板说了无数遍“碎碎平安”,扭头的瞬间笑容秒收,气势汹汹地冲过来,拿起桌上剩的半瓶果汁咕嘟咕嘟喝了个底朝天。


见事情解决,尹谌站起来要走,被唐柊叫住:“这就走了?”


思及此唐柊又有点心虚,再一想……不对啊这事都两清了,有什么好虚的?


唐柊挺起胸膛,理直气壮地等一个道歉。


尹谌也在等,等了一会儿,见他光瞪眼不表达需求,全当他没什么要说的,转身又要走。


尹谌转过来:“你想怎么样?”


唐柊更气了,什么叫我想怎么样?从昨天到今天,我可是一句道歉或者安慰的话都没听到,同学一场,至于这么冷漠无情吗?


难不成这家伙还记着校门口蹭他伞亲他脸的事?


尹谌:“你坐过?”


唐柊眼神飘忽了下:“当、当然坐过,我N城本地人,能没坐过吗?”


尹谌站到买票的队末,漫不经心道:“那我试试有多无聊。”


唐柊傻眼,急忙摘掉帽子围裙小跑跟上:“你去哪儿?”


尹谌沿着甲板台阶下去,往游船售票处方向去。


“你去坐船?”唐柊边追边说,“这个游览项目可无聊了,上船就放个大喇叭给你讲故事,都是在网上能搜到的东西,还收六十块每人,大写的黑心。”


画舫缓缓开动,水声在脚下荡漾,尹谌以一句“算了”堵住贺嘉勋的喋喋不休。


透过雕花木窗往逐渐远离的码头看,尹谌脑中浮现起刚才在排队时,他随口问一句“你坐不坐”之后,唐柊收起仅剩的一点张牙舞爪,满脸惊诧的样子。


眼神中甚至流露出几分受宠若惊的欣喜。


二十分钟后,龙藏河一艘满载游客的画舫上,贺嘉勋压低声音道:“尹哥你干吗请这家伙一起坐船啊?”


“我打碎了他一瓶果汁。”尹谌说。


“啧,那也别让他得逞啊,我寻思着他就是故意的,一杯果汁换一张船票,赚翻了好吧。”贺嘉勋越说越觉得自己的推测准确,“刚才他赖在那里不肯走,估计就等着你叫他一起上船呢。”


刚才他们三个排在后面上船,剩下的座位不多,唐柊主动坐最后排单独的那个位置,这会儿正把手臂支在前座的椅背上,双手托腮脸朝窗外,配合着解说看得目不转睛。


完全不像坐过这船的样子。


讲的无非是老百姓们喜闻乐见的一些才子佳人的故事,浪漫婉约中掺杂着家国仇恨和对现实的无奈,偶尔听两个还好,多了难免枯燥乏味,船行至中段,好几个游客都听睡着了。


“坐!”嘴上却一分不退让,唐柊昂着下巴,“不坐白不坐!”


船里响起柔和的播音腔女声,果然如本地人所说,开始用大喇叭给大家讲述与沿途风光对应的典故。


贺嘉勋是第七次坐这船了,闲着无聊四处张望,忽而发现什么,胳膊肘碰了碰尹谌:“欸尹哥,你看他,听得多投入。”


“这种故事也就能骗骗那些Omega了。”贺嘉勋感叹完,又偷瞟后面的唐柊一眼,撇嘴道,“被几个眼瞎的Alpha追过,真以为自己是高贵又娇弱的Omega了?”


天色将晚,桨声灯影中,河畔屋檐下亮起盏盏红灯笼,画舫摇摇晃晃游过石拱桥。


尹谌偏头望去时,恰逢船尾驶过桥洞,唐柊的面孔从黑暗中脱离,几束光穿过婆娑树影落在他身上。


此刻的唐柊全无平日里斤斤计较的市侩模样,唇角微扬,笑容恬淡,斑驳的光点在他眼中连成一片绚烂星云,似乎只要再多给一点点,就能亮过那随夜色倾泻而下的皎皎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