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色: 字号: 双击滚屏:
无限小说网 > 隐衷 > 第1章

第1章

作者:余酲 返回目录

第1章


晚上七点半,尹谌结束一台长达六个小时的手术,回到更衣室摘掉口罩换下防菌服,洗过手在水池前弯下腰,掬一捧水浇在脸上。


凉水激人,由于过度疲劳稍显萎靡的精神重振些许。抬头时正对面前的镜子,水流声暂歇,尹谌看着镜中沿面颊滑落的水滴,听着在安静氛围中尤为刺耳的雨打窗户的响动,呆立原地不知在想什么,直到有同事进来才回过神。


在办公室写完今天的报告,尹谌换好衣服乘电梯到一楼大厅,走出轿厢迎面碰上拿着记录板的江瑶护士。


刚走出去两步,又被江瑶叫住:“外面下雨了,尹医生没带伞吗?”


两手空空的尹谌透过大门看了外头一眼,雨比刚才更大了,风吹得雨丝打晃倾斜,仿佛在眼前铺开一层细密薄纱,世间万物都变得朦胧不清。


“尹医生下班啦。”女孩笑着同他搭话,“下午您那位朋友拍片检查过了,没什么大碍,只是扭了脚,卧床静养即可,你不用担心。”


听到“朋友”二字,尹谌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道:“麻烦你了。”


话说到这份上,再拒绝显得不近人情,尹谌便道了谢,提着伞走出去。


前往的是医院旁边的地铁站。


江瑶上前,递来一把雨伞:“雨好大,这个你拿去用吧。” 一秒记住https://m.97xiaoshuo.net


尹谌刚要推辞,江护士不由分说将伞塞到他手里:“我今天值夜班,用不着伞,等明天你来上班再还我好啦。”


地铁出口处聚着许多避雨的路人,尹谌从边上侧身挤出去,撑开伞的同时,一片被雨水浸湿的树叶自头顶落下,滑过雨伞边缘,最后打着转飘落脚边。


尹谌仰头,深吸一口潮湿的空气。


尹谌的住处离医院不远,加之此处是交通要道经常堵车,所以他平时几乎不开车上班,而地铁仅有四站路的距离,是最方便快捷的路线。


因为下雨,今天乘地铁的人格外多,车厢门一开,里头的乘客鱼贯而出,外面的人着急往里挤,尹谌避开人流,等他们都上完了才缓步下车。


尹谌在街边的熟食店称了点凉拌菜,想着家中冰箱里还剩小半颗冬瓜,切片烧个汤正好。


走到小区门口,接到贺嘉勋的电话。


原来已经是秋天了。


独自居住的好处之一便是吃喝可以随便对付,不用考虑别人。


“您老又十分潇洒地没带伞?”


尹谌“嗯”了一声:“出门的时候没下雨,同事借了我一把。”


许是听见雨声,贺嘉勋问:“下这么大的雨,尹哥你还在外面?”


尹谌把塑料袋转移到撑伞的那只手上,举起手机放到耳边:“刚下班。”


贺嘉勋便切入正题:“还是同学聚会的事儿,班长又打电话来了,希望你也能来。”


尹谌踩着路面的积水前行,想也没想就拒绝道:“还是算了,下周我有六天坐诊,腾不出时间。”


“快让我猜猜!”贺嘉勋来了兴趣,“是那个姓江的护士对不对?上回我看她见到你就脸红……嗐,我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就凭尹哥你的人气,搁哪儿都淋不着雨。”


尹谌的语气依旧平淡:“别贫了,有事说。”


硕士毕业后被分到那所三甲医院已有近一年的时间,即将脱离实习身份的尹谌却一点都不着急,坐诊可以接触到各种患者,还有各种书本上没见过的疑难杂症,他很享受这个学习积累的过程。


贺嘉勋还是不理解临床医学专业成绩第一的毕业生为什么不能主刀,尹谌把医院里头约定俗成的规矩搬出来三言两语解释完,许久未见面的两人聊了聊近况,话题又绕回远在N城的同学聚会。


“不是上手术台了吗,还坐什么诊?”


“手术台上也只是当副手,”尹谌答道,“哪个医生不坐诊。”


电话那头安静片刻,贺嘉勋委婉地问:“尹哥你是不是怕……怕那个姓唐的也来?”


一脚踩进路面凹陷的水洼里,溅起的雨水碰湿裤脚。尹谌只停留须臾,便继续往前走:“不是。”


“尹哥你当真不来?虽说你是高二才转来的,怎么说也跟班上的同学都处得不错,还记得老孙吗?班长说他老人家现在还念叨你,你就一点儿也不想我们?再说了,作为咱们班头脑颜值人气三担,你不在这聚会多没劲啊。”


尹谌在道路尽头拐了个弯,走进通往住宅楼的曲折小道:“没我在,前几年的聚会不是也顺利进行了吗?”


这些年尹谌的性格比起在学校的时候温和许多,是以贺嘉勋才大着胆子一再邀请他参加聚会。而刚才一番婉拒的话听着客气周到,实则仍透出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贺嘉勋想起从前,便没再继续劝。


“那就这么说定了,下个月我可又要去首都出差了啊。”


贺嘉勋还是道:“他不会来的,大明星哪有空参加什么同学聚会啊。而且当年是他理亏,尹哥你用不着……”


“不是因为他。”尹谌截断他的话,“首都和N城来回就要花一整天时间,总不能千里迢迢赶回去就为吃顿饭。这样吧,改天你们来首都玩,我一定请假陪同,尽好地主之谊。”


第三次提到姓江的护士,贺嘉勋不依不饶地追问:“尹哥你不会因为她不是个Omega才不肯接受吧?我是不懂Omega有什么好,不就多了点信息素吗?难不成那点味道对你们Alpha来说真有什么不可抗拒的吸引力?”


尹谌正欲用科学理论扭正贺嘉勋的“偏见”,走到楼栋门口,视线越过雨幕,自下而上先入目的是一双穿着拖鞋的脚,一只踩于地面一只悬在半空,接着是包裹在牛仔裤里的细长双腿,上半身倒是捂得严实,竖起的外套衣领把脸遮住大半。


尹谌这才扯开嘴角笑了下:“嗯,没问题。”


贺嘉勋平日里就聒噪话多,东拉西扯了几句,还没有挂电话的意思,说着说着又打听起尹谌的感情生活。


准确地说是一双眼睛。


那双漂亮的眼睛沾染了雨水的湿气,弯起一个微小的弧度,灯光映在里面,似乎在笑。


“虽说Omega里尽出美人,但是择偶的话还是人品更重要,毕竟要在一起过一辈子的嘛……”


电话里贺嘉勋还在喋喋不休,尹谌站定,抬眸,不期然对上一张熟悉的面孔。


身后传来一深一浅的脚步声,昭示着跟上来的人腿脚不太灵活。尹谌想起中午在医院急诊处的情景,按捺住作为医生的职业本能,没有回头去看。


两人一起上了电梯,尹谌按下楼层,另一个人没按。


淅沥的雨声伴随着在衣服的遮挡下变得闷哑的人声:“好久不见。”


走到电梯前,尹谌挂断电话,把手机放回风衣口袋。


不同的是,这次门没能轻松关上,被什么东西挡住了。


隔着门板,尹谌听见有人说:“我还在外面呢。”


抵达20楼,电梯门缓缓打开,靠近门口的尹谌先迈步出去。


这栋楼一梯两户,对门住着一对新婚夫妇。尹谌在入户花园的地垫处抖了抖伞,收起来支在墙边,随后像平时一样掏钥匙开门,换鞋进屋,抬手开灯。


门外的人刚才没打伞,不知在楼栋前站了多久,袖口都被雨浸湿。他蜷了蜷手指,还是没松开门框,指甲盖因用力浮起青白色。


“我想进去。”他说。


比起方才打照面时的局促,嗓音软了许多。


尹谌无暇分辨这语气意在撒娇还是示弱,又或是有什么别的意图,看着扒在门框上的几根白净手指,没办法直接了当地强行关门,僵持片刻,问道:“你想干什么?”


似有一阵疾风迎面吹来,瞬间将尹谌的思绪拉到许多年前的那个夜晚。


他确实做过这样的承诺,一个放到现在看来无比荒唐的承诺。


这话听起来有点可笑,尹谌却笑不出来。


“你说过……”门外的人又道,“以后没地方去,可以随时来找你。”


闯进门的不速之客有一张在雨水的浸润下更显苍白的脸,几缕湿透的碎发耷在额前,引着人去细看他的面容。


比起从前,这张脸上五官长开后更加漂亮精致,黑而亮的眸,圆润挺翘的鼻尖,微微勾起的嫣红唇角,纤长白皙的脖颈隐没在宽大的领口里。


尹谌紧抿双唇,抵住门的手却不由得松了劲,就在这时,门外的人借机侧身从门缝里挤了进来。


进门的第一件事是摘掉帽子,扯开拉链,尹谌后退两步,仍是对上了那张面孔。


接下来需要考量的便是信息素。当世普遍认为Omega信息素的味道与其魅力挂钩,一个吸引人的Omega,信息素必定撩人心魄。


尹谌还记得那几个男医生言语轻佻地讨论:“他那么美,信息素肯定也很带劲。”


让尹谌想起昨天在医院食堂用餐的时候,几个未婚男医生还聚在一起讨论理想中的Omega,由于位置离得近,光是“唐柊”两个字,尹谌就听到不下十次。


所有Alpha的梦中情人——单从外貌来说,眼前的人的确实至名归。


而就是这几乎可以用寡淡来形容的味道,尹谌靠近过,不舍过,沉迷过,被它织成的网束缚过,临别时他反手拽住不肯放,对方却毫无留恋地把手从他掌心里抽走,然后转身离开,离得远远的,让他遍寻不见。


所以再次见到唐柊,尹谌心中唯有不解。


密闭的环境中,气味在潮气的作用下膨胀挥发,即便尹谌离他不近,也刻意避免摄入,还是身不由己地捕捉到几簇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


是一种裹着甘甜的草木香气,干净纯澈,清淡宜人,与所谓的“撩”完全不搭边。


说着便反客为主地扶墙四处游逛。


唐柊白天刚崴了脚,行动很是不便。偏生他又走得急,在从客厅前往厨房的途中膝盖磕到桌腿,情急之下没摸到可以支撑身体的东西,在身体不平衡即将摔倒的刹那,后方伸来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堪堪帮他稳住身形。


既已离开,又回来做什么?


唐柊好似浑然没察觉尹谌的抗拒,在玄关脱掉鞋子,巡视一圈没在鞋架上找到第二双拖鞋,莫名心情大好。他赤脚蹦进屋里,视线开阔后惊叹地“哇”了一声,对还站在门口的尹谌道:“你家好大啊。”


“我还以为要摔跟头了呢。”唐柊喘了几口气,扭头露出一个甜笑,“谢谢。”


尹谌抽回手,漠然的脸色并未因为这句感谢和这个笑容缓和。


他面无表情地问:“看完了吗?”


唐柊怔住:“啊?”


尹谌看着唐柊,琥珀色的瞳孔波澜不起,声音也是冷的:“看完就出去。”?